首页 »

马丁湖的神秘面纱 (Lake Martin )

2019/10/21 19:29:26

马丁湖的神秘面纱 (Lake Martin )

美国的高速公路上,绿色的路牌就像一本悬挂在上空的天书,被速度阅读,一页一页翻过去,可谓一路文章。以前我只看绿牌,只读路名和路号。今年才注意到,路旁还有棕色的牌子。棕色的牌子有很多内容,其中一项是:WILDLIFE REFUGE,直译“野生动物避难所”,我称其野生圈。每个州都有属于联邦政府的野生圈,简称:N.W.R.。每个州还有自己的野生圈。野生圈与州立公园不同,公园有野生动物,但是人工痕迹很多。野生圈纯粹是被保护起来的荒原,湖泊和沼泽地,周围只有狭窄的碎石通道,连人都不准下来行走。这样的野生圈,是另一种生态,很值得去看看。

 

马丁湖在路易斯安娜州的东面,湖边有一个小城,小城周围是大片的玉米地。十二月的南方,气候温暖,田野却是荒凉的,玉米被收割以后,一片枯黄。农民往田里放把火,即刻烈火熊熊,一片一片地被烧成灰烬,又焦又黑,属于美式肥田。汽车行驶在原野上,看到蓝色的天空被烟雾熏染,很不习惯。我们住在“猫鱼天堂”的房车公园。那条不很宽的河流,确实盛产猫鱼。“猫鱼天堂”出租钓鱼竿和小船,还有厨房,帮助清洗烧煮新鲜的猫鱼。马丁湖盛产河鲜,我正巧拍到一张白鹭吃鱼的照片。那条鱼足有一尺长,三寸宽,重量在半斤以上。按照中国人的说法,这里应该是鱼米之乡。但是,在小城转了一圈,并没有繁荣的感觉。仅有的一家福建同胞的中国餐馆,一顿晚餐只见三桌客人。

 

很多游客开车来马丁湖,可能是因为两年前,一架直升飞机在空中拍摄了马丁湖里的鳄鱼把麋鹿当午餐的照片。照片被发表在各种报纸上以后,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议。靠湖爱湖的人们,不相信照片里的湖就是马丁湖,他们从来没见到鳄鱼。后来终于水落石出,马丁湖确实有鳄鱼。到底是谁发现了鳄鱼,已经不很重要,重要得是,鳄鱼不止一条。在美国,鳄鱼受到法律的保护,纵然危险,也奈何不得。照片让马丁湖出了名。

 

进入马丁湖野生圈,好几里路,竟然不见湖面。一条乡间小路,高低不平,尘土飞扬。前面是进去的汽车,对面是回来的汽车。道路狭窄,天空也狭窄。路的两边是湿地浅滩,水草茂盛,浮萍绿油油几乎覆盖水面。水树(Bald Cypress)排列紧密,一个个根桩像坟丘似地露裸在外,树根部的直径大约是树干的四倍。树上密密麻麻地垂挂软绵绵的苔藓,就像走进放大了的“万圣节鬼屋”。苔藓面纱一样层层叠叠挡住来自外部的窥视。汽车行使在树林的胳膊底下,上空变得窄窄一条蓝带。抬头瞭望,总有老鹰拉直了翅膀,如同十字架在上空飞翔。我用望远镜对着它,看见老鹰落脚在隐蔽的树林里。没见犀利凶猛的目光,只看到一对忧愁的眼睛。它们不像其他地方的老鹰,停在树枝的顶端或者电线杆上面,寻找猎物。马丁湖的老鹰也是神秘的。

 

一辆车在前方停了下来,前后左右都跟着停下来,四处张望。目标是什么?谁也不说,心里却一清二楚。车速很慢,手心里湿腻腻的,冒险紧张的心情犹如一股莫名的张力,好像随时要把人弹出车外,逃之夭夭。

 

胆大包天的是乌龟,翘首翘尾地晒太阳,东一个西一群,像休闲的老人在晒太阳。进入马丁湖,首先入目的是乌龟,离开马丁湖,最后一眼还是乌龟。是不是乌龟的壳太老了,鳄鱼不爱吃?还是鳄鱼的速度比乌龟慢,捕捉不到?童话故事龟兔比赛,以为乌龟最笨拙,其实是个机灵鬼。我把镜头对准乌龟,好几次,被他们发现,“扑通”一声,赶在我按快门前,跳进水中。

 

越往深处,湿地越宽,如果驾一条小船在水上,就像行驶在亚马逊河的热带森林。车窗外,不知是谁,吹起美妙悦耳的短笛,滴——滴滴,这种声音让人遐想。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我们的听力跟着音乐走,仿佛感到树林里埋伏着一支合唱队。心情由此开朗,柳暗花明。真的是柳暗花明呀!霎那间,小道终止了,树林隐去了,湿地连成一片,波光粼粼,马丁湖就在眼前。白鹅,野鸭,白鹭,鹈鹕......有的在水中,有的在岸边,有的在天上,滑翔,俯冲,潜水,好一个充满活力的水上世界。照片只能在车内拍,三角架必须横顶在两个车门之间......

 

回去时,只有我一辆车。冬天的太阳落得很快。外出的鸟儿赶在天黑之前飞回来,狭窄的天空被点缀,如同一幅活着的彩色画卷。麻雀虽小,却是体形丰满色彩斑斓,羽毛一条黄一条黑,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尾尖,好像穿一件微型的虎皮大衣。啄木鸟带一顶鲜红的帽子,披着黑白相间的风衣,瘦骨嶙峋的体型,好像浓妆艳抹的西方老太太。麻雀山雀在树枝上弹跳不已,似乎脚下踩着五线谱,眼睛骨碌碌地转个不停,表情丰富。突然,一道白光从眼角旁划过。我把车倒回去,一边倒车,一边张望,仍旧是树林,仍旧是湿地和乌龟,老鹰飞得老高,像个十字架。到处是飞翔的小鸟,在我的视线内欢蹦乱跳。

 

路的左边,树林出现了一个断裂,一栋白色的建筑物,矗立在一百多米之外。与整个野生圈相比,房子又瘦又细,好像一支白蜡烛。我拉上刹车,拿起望远镜。啊,原来是长方形的三层楼房,门旁竖立着一块木排,上面写着:私人住宅。私人住宅?我简直惊呆了!一口气堵在胸中,好一会儿才吐出来。我把望远镜转向别处,上下左右巡视一边,哎呀,就在这时,我发现了鳄鱼。鳄鱼!那个躺在树脚下的庞然大物不就是鳄鱼吗?身长三米左右,硕大的身体和四肢,好像一个肥胖的巨人,眼睛大如乒乓球,一会儿开,一会儿闭,懒洋洋地睡午觉。

 

很多天来,这个镜头一直盘旋在我脑中。鳄鱼,怎么会慈眉善目呢?怎么会出现在私人住宅旁边?百思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