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《我,堂吉诃德》50年了,观众还是爱它

2019/9/11 17:06:37

《我,堂吉诃德》50年了,观众还是爱它

 

《我,堂吉诃德》演了许多场,但在新一轮上海ET聚场舞台演出,依旧座无虚席。观众随着剧中角色命运起伏时而欢笑、时而悲伤。

 

《我,堂吉诃德》历史可以追溯到50年前,1965年该剧在百老汇首演,即连演2328场,并获得包括“最佳音乐剧”在内的五项托尼奖大奖。本剧在百老汇共四次复排,是历史上最具有生命力的音乐剧之一。

 

顾名思义,《我,堂吉诃德》取材于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传世巨著《堂吉诃德》,但又将原作中的剧情做了延伸和展开,采用“戏中戏”的形式,将堂吉诃德的冒险经历与塞万提斯的思想历程相结合。独特的戏剧结构,使得《我,堂吉诃德》跳脱时代背景的限制,拥有了丰富的现实意义。十六世纪末,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因为向一所修道院征税而被宗教法庭逮捕入狱。狱中的囚犯们要抢夺塞万提斯的手稿,为了保全它,塞万提斯带着仆人和囚犯们排演了这样一出戏剧:穷乡绅阿隆索•奎哈那因为阅读太多骑士小说而发了疯,决心当一名游侠骑士,披挂出征,打抱不平。他称自己是拉曼查的骑士堂吉诃德,带着仆人桑丘踏上了征途。冒险路上,他把脸盆认作金盔,把村妇唤成公主,执着地追寻自己理想中的世界,经历着有笑有泪的旅程。戏剧排演过半,牢房中响起了宗教法庭官员不祥的脚步声。塞万提斯究竟能否保全手稿和生命,剧中的堂吉诃德又将何去何从?

 

2012年,《我,堂吉诃德》英文版由七幕人生音乐剧引进独家版权,在中国本土首次公演,两轮60场演出,获得了观众和媒体的热捧;2015年,七幕人生三年磨剑,推出《我,堂吉诃德》中文版。该剧由《猫》《妈妈咪呀!》《Q大道》《狮子王》的译配程何担任中文剧本总监,并邀请了著名作家马伯庸作为剧本顾问。中文版在上海人民大舞台首演,连演18场。开演三天,就有观众追着连看三遍。《我,堂吉诃德》百老汇原版作者遗孀Martha Wesserman亲临现场助阵,并表示非常喜欢中文版的处理:“整体团队和制作都很美,导演编排流畅”。

 

2016年《我,堂吉诃德》中文版巡演再度起航,5月,这部戏登陆北京,创下百老汇音乐剧在保利剧院的连演纪录。即日起至8月28日重回上海演出,11月25日再次到北京演至2017年1月8日。为什么它有如此大的魔力?导演约瑟夫·格雷夫斯将之归结为“好故事、好音乐”。剧中名曲《不会成真的梦》(The Impossible Dream)广为传唱,摇滚巨星猫王、爵士天王弗兰克•辛纳屈特拉、老牌流行天后雪儿、新生代歌后珍妮佛•哈德森等等,甚至歌剧天王多明戈都曾延长,版本横跨爵士、摇滚、流行和歌剧等多个领域,半个世纪依然经久不衰。

 

好故事在于该剧扎实的剧本,约瑟夫·格雷夫斯表示,《我,堂吉诃德》没有因为在中国演出而专门“中国化”,仍遵循原汁原味的百老汇版本,“情节清晰,富有情感,创造令人可信的人物。”约瑟夫·格雷夫斯2002年起在中国生活,他认为,《我,堂吉诃德》打动观众的“是梦想的力量,以及勇敢追求梦想的勇气”。“对于有梦的,有精神诉求的人,梦想会始终占据着他们内心深处,一旦激发之后,梦想之花将迅速萌芽。我相信,《我,堂吉诃德》对这一部分观众而言,会起到梦想催化剂的作用。”约瑟夫·格雷夫斯目睹中国音乐剧发展,“中国剧场有5000年历史,年轻观众可能对历史不太了解。只要有好的故事、有才华的主创们,我完全相信,20年内中国会有自己的音乐剧。”

 

主演刘阳在剧中分饰堂吉诃德、塞万提斯两角,他觉得演出最大难度在于名著改编,“小说《堂吉诃德》有很多层次。文字与音乐剧又有差别,《我,堂吉诃德》只是选取了一部分加以放大。我们要学着理解十七世纪西班牙风土人情,然后传达给观众,如果意思不准确,一切都是徒劳。”让刘阳印象最深刻的是,观众与演员的感知反差,“看《我,堂吉诃德》》,一开始观众都在笑,然后开始哭。我刚好相反,演戏时,一开始沉重,这个世界太糟糕了,反而到最后放松,角色从病榻而起,是理想主义的胜利,对观众来说却是悲伤的时候,这很有趣,鲜活人物触动演员,打动观众。”

 

编辑邮箱:1346742052@qq.com